用LINE傳送
  • 專家觀點.商情與經濟.久利生 財經拓撲
  • 【專欄】已轉寄 祝你在熄爐上平安

    文章日期:2021年1月12日

    As a long-standing tradition each year during the Christmas to New Year’s break, I watch The Bourne Trilogy and read Jack Schwager’s Market Wizards series—The Bourne Trilogy for pure entertainment, the Market Wizards series to prepare me emotionally and mentally for the coming year of market combat.

    新一年,先祝大家在Signal上平安。筆者每年的過年節目,也與上面這段文字一樣,幾乎都追著電影《叛諜追擊》(The Bourne Identity)中,麥迪文(Matt Damon)在機場和車站開locker翻出五六本護照、三數疊美鈔的間諜特工情節。但角色如果來到2021 年就未必能來去自如,因為新冠疫情已改變了世界的行動自由。

    根據上周公布的Henley Passport Index,若不考慮臨時限制,日本在全球護照中排榜首,代表免簽可入境的地方最多,其次是新加坡,韓國及德國並列第三。香港特區護照排第19位,升一級,內地則升兩級至第70位,免簽相差近百個地方。

    筆者向來認為日本是個較為保守、自封的國家,較少受外來事物影響,對外蟬聯「最強護照」可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相信曾到中東北非東歐小國旅行的讀者,總曾在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古蹟碰上戴圓型草帽、架銀絲方型眼鏡、孭Canon照相機的獨行日本大叔。另一延續其脫亞入歐的形象,是《經濟學人》最新一期報道在日穆斯琳人口快速增加,亦變相映照出日本的「開通」。

    不同的護照指數大概都指向一個傳統現象,就是由西方列強佔優,但局面可能隨著疫情而出現扭轉。美英仍要應付病毒的重大挑戰,令權力平衡發生變化。事實上,受到強硬外交政策及脫歐等重大決定影響,美英的「護照力」近年正在下跌。亞太區國家則乘勢而起,因其最早從疫情中復蘇。至於疫苗有什麼效用仍是未知數,但無論如何,世界的流向已經變得不一樣,難以回復舊觀。

    而筆者想指出的是,這些統計在設計上頂多是個滯後數據。首先,由於集中採納業內人士意見,他們對恢復經商及旅遊最是殷切,容易掛一漏萬;其次疫後反思前路,因應各地政府的抗疫表現(及如何借疫情施政)來重新排列push factor可能更為關鍵,例如面對政治與經濟不穩,如何獲得優質教育和醫療、甚或確保人身安全的機會,頓時變成前所未見的考(憂?)慮。

    確實,護照指數表面上代表太平盛世時的出遊自由,更深層次是反映逆流亂局當中個人的流動性溢價或折讓。近年公民意識等普世價值增強和看似轉弱的民族主義色彩,本應都有利於廣義的流動性試衝新高。然而,包括新冠疫情在內很多事情所帶來的震盪,已使流動性的組成出現了變化,其中移民的吸引力大增,其他地方的公民身分和居留權,已成為不少家庭甚至企業家的基本考慮因素。

    參考獨立評論人David Webb最近做的數據分析,去年7月初至今年1月8日的淨外流人數(net passenger outflow),有約13萬經各口岸離境,相當於本港人口的1.74%。簡言之,每57人當中便有1人離港,高峰期集中在7至8月及12月下旬兩段日子。雖然數字上仍難道出後來的他們如何,但起碼有了用作比較的benchmark,計算著人來人往在此情此境。

    近日側聞一位學院派高人談及be free man的概念及實踐,護照力便是其主要的論述之一。縱然也要考慮各式各樣的人生難題,但他仍鼓勵我輩應外闖去找第二人生,因為眼下價值觀敗露倒退,而立之年往往便是宜立之年,應該趁有心力成家立業之時盡力而為,尤其是考慮到護照期權若被修改產品條款,其損耗值只會加快,強積金要斬倉,慘過被盈富基金直接除牌的potential downside。

    不同時代有不同流動性。本欄不鼓勵跟風比較來自北京的黎明同叱咤香港的姜濤,即使矇著嘴說也知道,時移世易,從黎明到姜濤除了是被娛樂化的娛樂界世代之爭,也不失為香港流動性消失的一種宿命兌現。但時勢做英雄,我們要反問,難道姜濤有朝一日就不會經歷自己的”supper moment“嗎?

    By the way,本文開首的一段交易員自白,其實來自暢銷書《金融怪傑》( Market Wizards) 作者施瓦格(Jack Schwager)另一著作《一本書成為交易高手》 (The Little Book of Market Wizards: Lessons from the Greatest Traders)的前言。而在《叛諜追擊》電影系列中幾乎都在半流亡的Jason Bourne,真名其實也叫David Webb,而且他好像從來不用Whatsapp。

    久利生

    其他觀點